稀稀拉拉地坐了不到10人

2021-05-02 12:37

东航江苏公司市场销售部总经理唐崇海认为,民航主要以商务、公务旅客及散客为主,而南京至长沙、厦门的铁路旅客,更多的是以旅游为目的。从最近客票销售情况看,目前还看不出南京到往这两个方向的旅客有减少迹象。而宁杭高铁的开通,更利于航空与高铁之间的客流对接。

省交通运输厅运管局副局长周体光认为,宁杭高铁开通,带来的是挑战,也是机遇。客运企业必须抱团面对,积极创新经营思路,挖掘潜在的增长点,做好旅客运输向旅游运输时代的转变。

记者了解到,东航提供的“空铁通”服务,让机场周边城市的旅客,通过高铁到达南京转乘东航航班,而高铁段费用由航空公司“买单”。未来,东航或会考虑,在宁杭高铁沿线部分城市开通这种“空铁通”服务——空铁间的流动性增强,最终受益的是旅客。 本报记者 吕 妍

坐大巴还是乘高铁?在宁杭线上,无论从经济还是从时间上看,高铁都会“胜出”。宜兴市公路客运有限公司目前承运各条长途和乡镇共117条班线。总经理余国良告诉记者,虽然高铁通车后受影响的线路只有七八条,却都是公司的盈利班线,“我们到南京的大巴,目前9辆车一天开36个班次,票价为60元,全程约2个小时。而这里到南京的高铁票价是59元,路上只需半小时。”

7月1日开通的宁杭高铁,为暑期出游的老百姓增加了一条“快速通道”。开通“满月”之日回头看,对传统宁杭线公路客运带来的冲击,可以用“巨大”两字来形容。记者上周在南京中央门长途汽车站看到,南京到杭州可坐40人的宽敞大巴,稀稀拉拉地坐了不到10人。江苏高速客运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:“宁杭高铁的开通,对200公里以下距离的公路客运冲击要略小些,比如前往宜兴、湖州等地的班线,而对杭州等200公里以上距离的班线冲击就非常大。”

高铁的最大优势,是时间;而公路的优势在于灵活,点到点。记者采访了解到,目前我省和浙江的客运企业正在参照杭州至温州班线运营模式,积极探讨试行“最后一公里”免费短驳服务——对进站购票乘车旅客,凭有效客票,在客运站周边15km范围以内,可以安排车辆免费上门接旅客乘车,或者到站后免费送到家门口。

为留住旅客,宁杭高铁开通前,沿线的长途大巴班线便已开始降价。比如,南京到溧阳由51元降到40元,到宜兴由63元降到53元,等等。而从最近的运营情况看,降价效果有限。公路客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:“光靠降价还不够,还要同铁路错位经营,提升服务。”南京市运管处介绍,面对高铁冲击,公路客运部门已对宁杭同方向班线的班次、票价作了调整,宁杭全线总计压缩26个班次并优化班次,票价下调幅度从10元至25元不等,实施浮动票价的可行性也在积极探索中。

相较于公路运输受到的巨大冲击不同,宁杭高铁开通对航空的影响,从目前看尚不明朗。据介绍,从客流量来说,高铁对民航的冲击主要是500公里范围内,冲击比率可达50%以上,而500公里-800公里范围的冲击则减至30%以上,1000公里约为20%,1500公里约是10%,1500公里以上则没有影响。

记者从南京市交通运输局运管处了解到,7月1日至9日,宁杭班线平均实载率仅为28.51%。而高铁开通前的6月份平均实载率为43.29%。如果与去年同期相比,今年7月下降了近50%。以南京至杭州班线为例,高铁开通前日发送旅客500人,日收入5万元;开通后日发送旅客150人,日收入降至1.6万元。

“8月6日,g59、g33二等座已经没票了,一等座还有几张。”8月5日一大早,南京沿河村小区老人赵美芳来到家门口的火车票代售点,准备买3张南京到杭州的高铁票与老伴带着外孙出去玩,但她失望了:“以前坐高铁都是随到随买,没想到,这次提前了却连明天的票都买不到。”